柒希

这里柒希,懒得翻输入法的小伙伴叫我七夕也行。

【盲女单人向】亚当斯小姐的爱好

-瞎写的一篇短打。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总之慎入。




今天下雨了。


我很喜欢下雨的感觉,和下雨时的景色无关,很多人都告诉我下雨时的景色很美,但那与我无关,美丽的风景可以属于所有人,但唯独不会属于我。


我喜欢下雨的原因也许很令人感同身受吧,因为我自身没什么朋友,再加上平时出行又很不方便的情况下,我习惯于利用自己的盲杖来听声辨位,这使得我在日常生活中并没有比平常人多出什么特别大的不便。


唯一的障碍是,存在感。


当或轻柔或暴虐的风掠过我耳边的时候,我总能轻松——或者是条件反射地感觉到周围的一切,无论是行人、花草、建筑、还是奔驰的车辆,这些我通通都能感受得到。


可是谁又能向我证明,这一切是真实,而非虚幻呢?


没有人,甚至没有人可以给我一个可信度较高的能供以自我安慰的借口。


但是一旦下雨了就不一样了。


雨滴与大地接触时所发出的声音,可以让敏感的听觉系统暂时失灵,模糊掉我与世界之间的联系。


然后我会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静静地坐下,将盲杖放在一边,慢慢、并且久久地闭上眼睛。在睁开眼之前,我总会忍不住去想——


有没有可能,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许我只是一个闭上了眼睛的普通人,只要睁开眼后,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正是因为曾经拥有过,所以才会更加地渴望重新获得。


那么,这个庄园,会是希望的开端吗?

「南北组」如果有一天


2月8号傍晚,两位少女坐在全城最高级的火锅店里,有说有笑的谈论着什么。

“呐呐,天依,这家火锅店很棒吧!不够的话可以再要哦。今天放开了吃。”

“嗯嗯,阿绫对我最好了!”灰发少女边吃边应道,完全没注意到快要突破四位数的账单。

“哈哈,天依你喜欢就好。”棕发少女笑着说道。

“啊,对了阿绫。”

“嗯,怎么了,天依?”

“嗯。。。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有点奇怪哎。。。”灰发少女放下了筷子,“因为我记得,之前想来这里的时候,阿绫总是说着‘不行啊天依,太贵了啦’之类的不让天依进来,为什么今天突然带天依来了呢?”

“……”

“阿绫?”

“啊,对不起,刚才有一点走神呢,”棕发少女抱歉的笑了笑,“天依你刚刚说什么?”

“哎~对哎!天依刚才说什么了来着?”灰发少女苦恼道。

“哈哈,忘了的事就不要再想啦。你说是不是啊天依。”

“嗯嗯,阿绫说的都对。”

“……”

“呐,天依。”

“?”

“如果有一天,世界毁灭了的话,你想不想和我一起逃到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和阿绫一起吗?”

“嗯,和我一起。”

“嗯……那天依能带上言和哥哥吗?”

“嗯,言和姐姐的话,可以哦。”

“那龙牙哥哥呢?”

“臭老哥不行。”

“哎?”

“哈哈,骗你的啦,老哥可以。”

“清璇姐姐呢?”

“可以哦。”

“摩柯呢?”

“也可以啊。”

“那就好了,只要大家都在,就算真的是世界末日也没关系啊!”

“那如果……只有我和天依呢?”

“只有天依和阿绫吗?”

“嗯,只有咱们俩。”

“和阿绫一起也很好啦,但总觉得……只有两个人的话有些寂寞呢……”

“……”

“真的不能带上其他人吗?”

“……”

“阿绫?”

“嗯嗯,没事,”棕发少女拍了拍灰发少女的头,“对了天依,今晚想看烟火吗?”

“烟火,今晚有烟火吗?”

“嗯,有哦,你看窗外。”

“窗外?”

映入天依眼帘的,是世界上最耀眼的光芒。















“对不起。”
















2月8日.清晨


“天依早,昨天晚上睡得好吗?”

“嗯嗯,天依昨晚梦见小笼包了!”

“哈哈,真是的……”

“……”

“呐,天依……”

“?”

“如果有一天,世界毁灭了,你想不想和大家一起逃到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呢?”



PS:日期为重点,没有写星尘,心华,战音奶奶纯粹因为懒。言和哥哥和言和姐姐不矛盾(滑稽)。

PS:PS:跪求各位爸爸姥爷父母的小红心小蓝手和评论。

【凯柠】Prayers. In The Garden

  • ooc是肯定的


  • 文笔幼儿园


  • 短小还不精悍


  • 总之就是一个沙雕文手写出来的沙雕玩意儿,注意护眼


  • 如果有人喜欢的话会有后续


  • 以上



“和我一起祈祷吧,神明会给予你救赎。”



“救赎?我才不需要那种无聊的玩意儿呢。”



“...... ”



“是吗......你是这样想的啊......”



“那么——”



“                             ”




凯莉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座花园之中。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花园——它似乎一直都没有被修剪或整理过,但是却并没有让人感到丝毫的杂乱,反而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无序的美感。


明媚的阳光照射下来,在地上洒出了许多斑斑驳驳的阴影,空气中充满了鲜花和露水的香气,仔细聆听的话,似乎还能捕捉到几声清脆的鸟鸣,高高低低的乔木和灌木相互交错的生长着,真的可以说是——


十分令人讨厌啊,这种地方。


话说回来,自己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凯莉不禁皱着眉头想了起来,她努力地试图从大脑里搜寻出任何与来到这里有关的信息,但最终却只收获了一阵剧烈的头痛.


“嘶——该死,什么都想不起来。”记忆好像被人截去了一样,甚至没有留下哪怕一块小小的碎片。


“不过不管是谁干的,那个人还真是有够恶趣味的啊。”在头痛稍微缓解了一点之后,凯莉双手抱胸环顾起了,“莫名其妙地把本小姐带到这里来也就算了,居然还......”


话刚说到一半,凯莉就突然停了下来,她的目光聚焦在了一朵蓝色的小花上。


那是一朵十分普通的蓝色小花,平凡无奇,在这万紫千红的花园中着实是不怎么起眼。


但是不知为何,凯莉觉得它有一点好看,只是有一点点而已。


凯莉蹲了下来,向那朵小花慢慢地伸出了手。是想把它摘下来,还是只是单纯地想摸一摸它呢?凯莉说不清,甚至连为什么自己会向这朵小花伸出手她都不太明白,但就是有一种神奇的力量促使她去这样做,突兀的甚至都不像是凯莉自己的意愿。



“那个......你是来参加茶会的吗?”


在凯莉的手触碰到那一朵小花前的瞬间,一个软软的女孩子的声音从她的正后方传了过来。


凯莉回头,一位蓝发绿眸的少女不知何时已站到了她的后方,微偏着头,表情显得既好奇又兴奋。凯莉可以肯定,自己之前绝对不认识这个女孩,但却总觉得她有那么一些熟悉。不过看那女孩表现地也不像是认识自己的样子,兴许是曾经在哪里有过一面之缘吧。


“茶会?那是什么?”凯莉收回了伸向那朵小花的手,站起身来拍了拍裙子上刚刚沾染的尘土,“你是谁?这座花园是你的?”


“茶会就是和好朋友们聚在一个地方里一起喝茶聊天喔,”那女孩笑了笑,“我叫安莉洁,这座花园是我和朋友们 一起开茶会用的。”


“你要一起来吗?”名为安莉洁的少女伸出了手。





感谢大家能看到这里以及跪求各位爸爸们的小红心小蓝手以及评论。

如果安卡结婚了的话......

今天和朋友聊天的时候就在说,如果安卡结婚了的话,



按道理对亲戚是要改口的,



那么卡米尔是叫雷狮大哥的,



所以按照辈份的话,安哥......



雷:“安迷修来,叫大哥。”



安:(心情复杂欲言又止)



安:“大......”(声音颤抖)



安:“恶党我们还是来打一架吧。”



最后为了礼仪,骑士屈服在了“亲戚”之间的称呼的制度之下(bushi


一个沙雕的脑洞

突然想到的一个沙雕脑洞,注意护眼。


是雷柠,安卡,以及双安兄妹设定。


十分沙雕十分ooc


大概是两位成年人互相提亲结果又互相被拒的故事。


明明是雷柠安卡我却莫名写出了雷安卡柠的感觉。


以上。



安:“雷狮。”


雷:“安迷修。”


雷&安:“我不同意这门亲事!!!”(同时)


安:“我们家安莉洁天真善良活泼可爱温柔优雅美丽动人冰雪聪明热情奔放

纯洁伶俐尽态极妍肌肤胜雪眉目如画明艳动人花容月貌冰清玉洁能歌善舞能

说会道精神饱满魅力迷人光芒四射人间尤物出尘脱俗白璧无瑕美艳绝伦杨枝

玉露美伦美奂楚楚可人至真至纯温文尔雅品貌端庄国色天香风姿绰约粉脂凝

香风华绝代含苞待放玲珑剔透容光照人柔和甜美倾国倾城平易近人和善友好

长发及腰充满决心而且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马见马拉。


       “请问您配得上吗?”

 

雷:“我们家卡米尔皇族血统智商过人可上厅堂可下厨房认真细心努力负责

成熟稳重英俊潇洒玉树临风雄姿英发羽扇纶巾别具一格秀色可餐沉默寡言能

言善辩彬彬有礼出类拔萃神采奕奕独当一面才高八斗城北徐公唇若涂脂顶天

立地风度翩翩风流倜傥风趣如斯仪表不凡清新俊逸才貌双绝惊才风逸绝无仅

有温文尔雅理直气壮口若悬河年轻有为 谈笑风生伶牙俐齿面如冠玉博学多

才风流倜傥寂寞高手而且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请问你配得上吗?”


柠:“他们在说什么啊?”


卡:“别问,别听,别看,专心吃蛋糕。”


柠:“哦。”


写完这个东西用尽了我毕生的词汇量。


雷狮安迷修的飙成语现场。


并没有什么有毛病的词语。